川西民族地区留守儿童关爱体系法治化探究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 川西民族地区留守儿童,是指四川省凉山州、阿坝州和甘孜州等高原地区因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务工超过半年以上的16周岁以下的儿童,(一)关爱法律零散杂乱,(二)对学校的监管法律及规定不到位,学校片面的应试教育,忽视了留守儿童身心健康的全面发展,导致留守儿童的身心问题得不到及时的发现并加以引导,久而久之影响留守儿童身心健康,(三)针对寄宿制学校的行政法规不健全,大多数川西地区农村寄宿留守儿童所占比例相对较低,(四)缺乏法治化关爱机制,综上所述,由于现有法律法规体系在家庭、学校、社会、政府政策等方面关爱的缺陷,引发了关于留守儿童的监护不力、学校监管不到位、寄宿制学校不规范和心理上等一系列问题,所以构建留守儿童关爱体系法治化迫在眉睫,(一)为川西地区留守儿童制定适合的法律法规。

川西民族地区留守儿童,是指四川省凉山州、阿坝州和甘孜州等高原地区因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务工超过半年以上的16周岁以下的儿童。川西民族地区特定的经济文化位置,使留守儿童大量客观存在。2019年民政部数据指出,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697万。留守儿童数量与前几年相比数量有所下降,四川省与其他省份相比规模较大,大约为76万人。由于川西地区地理位置偏僻、教学设施不足、民族文化浓厚,再加上长期的家庭教育缺位,导致部分儿童安全意识薄弱、性格孤僻、缺乏自信,经常被坏人利用而犯法,从法治化视角,思考该地区留守儿童关爱的一系列问题,对建构和完善关爱体系具有现实意义。一、现有的关爱现状

(一)关爱法律零散杂乱

在我国《宪法》《教育法》《义务教育法》等法律,有公民人身权利、教育权利的有关规定,这些规定对保护儿童的合法权利有重要作用,但是,还缺乏对儿童、尤其是留守儿童合法权利保护的明确规定,在《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六条中规定了多个主体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多个主体的保护制度,从法律上讲,设计上很完美的,但是在实际的操作中难度较大,多个主体之间容易推诿责任。特别是规定过于简单化,没有明确规定父母外出多久其他人可以监护,采取什么样的方式监护,怎样监护,什么时间段监护以及监护主体的资格是什么,监护的责任追究如何等等,缺乏规定。总体上说,法律不健全,当留守儿童的合法权利需要保护时,保护的主体不明确;当留守儿童的合法权利受到侵犯,需要追究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时,也规定不详细。[1]

(二)对学校的监管法律及规定不到位

学校片面的应试教育,忽视了留守儿童身心健康的全面发展,导致留守儿童的身心问题得不到及时的发现并加以引导,久而久之影响留守儿童身心健康;其次留守儿童父母长年在外,放学后除了有少部分人能自觉学习外,大部分留守儿童没有父母、学校监管,在好奇心驱使下和社会上的“小混混”混在一起,染上不良习气,时常出现逃学、厌学和辍学,甚至有违法犯罪。尽管法律对留守儿童在学校的监管作了规定,但规定不清晰,特别是学校与有关方面、留守儿童的父母、祖父母、親戚的监督管理权力如何划分,没有明确规定,有些规定还出现显性或隐性的冲突,如《义务教育法》没有明确规定学校的监护责任,但《教育法》明确规定学校在教育活动中发挥着主体作用,需要通过法律解释进一步明确。

(三)针对寄宿制学校的行政法规不健全

大多数川西地区农村寄宿留守儿童所占比例相对较低。据有关数据显示,阿坝州农村留守儿童寄宿占义务教育...(全文共4225字,剩余全文80.28%)

加载中,请稍后

本文由本站作者(用户)上传并发布,小小秘书网仅提供公文交流平台。 文章所有权归作者(用户)所有,如有侵权点此举报反馈,核实后及时删除。 如有文章不完整、夹带广告、段落错乱、内容表述不正确、含有非法内容等其他问题请点此反馈意见。 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