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医护人员的一封感谢信(8篇)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 (篇一),尊敬的医院领导,日前,我的父亲因颈动脉斑块引起脑供血不足,在神经外科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顺利完成颈动脉斑块剥离手术,康复顺利,前景乐观,父亲长期耳背,听力不佳,我们一直简单地以为是高龄所至,并没有足够重视,这个时候,我们一方面为能够及早正确诊断出父亲的病情而庆幸,另一方面也为下一步的治疗面临艰难的选择,做颈动脉支架是一种相对保守安全的方法,但不足的是它的作用有时间限制,不能保证以后斑块不再扩大变化,而作为家属,我们对父亲的身体状况非常有信心,神经外科的周定标主任和马晓龙医生在向我们讲明利害后,也耐心地听取我们的意见,在对父亲身体状况充分观察的基础上,几次召集相关医护人员研究完善手术方案,最后同意采取斑块剥离手术的治疗。

(篇一)

尊敬的医院领导:

日前,我的父亲因颈动脉斑块引起脑供血不足,在神经外科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顺利完成颈动脉斑块剥离手术,康复顺利,前景乐观。作为病人家属,我们对医院表示衷心感谢,尤其对五官科和神经外科以及手术室的医护人员表示由衷的感激。

父亲长期耳背,听力不佳,我们一直简单地以为是高龄所至,并没有足够重视。在一次体检中,医生认为我父亲的听力器官本身并无异常,谨慎地建议我们做一次神经方面的检查。经过核磁共振等检查,诊断出我父亲的右颈动脉处存在一个危险的活动斑块,这个斑块使大脑供血不足,更危险的是,这个活动斑块如果上移,引起脑血栓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个时候,我们一方面为能够及早正确诊断出父亲的病情而庆幸,另一方面也为下一步的治疗面临艰难的选择。到底是做颈动脉支架稳妥?还是做斑块剥离手术彻底?

做颈动脉支架是一种相对保守安全的方法,但不足的是它的作用有时间限制,不能保证以后斑块不再扩大变化。而剥离手术虽然彻底,但是对于父亲这样76岁高龄的患者来说风险太大,并不适用。

而作为家属,我们对父亲的身体状况非常有信心。父亲在70岁以前常年坚持慢跑体育锻炼,并曾经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冷水浴,极少感冒过。就是年逾古稀以后,父亲仍能每天散步一小时。所以,我们家属包括父亲本人都希望采取积极的治疗方法。

神经外科的周定标主任和马晓龙医生在向我们讲明利害后,也耐心地听取我们的意见,在对父亲身体状况充分观察的基础上,几次召集相关医护人员研究完善手术方案,最后同意采取斑块剥离手术的治疗。

我们也看到了通过手术剥离出来的斑块样本。

手术之后父亲经过48小时的重症监护,我们隔着玻璃窗看着父亲带着呼吸机,身上缠满各种各样的管子,气息奄奄,这时才发现父亲的确老了,他的确是难以经受这样的手术了。在这个时候,我们真正从内心体会到,周定标主任和他的助手们不但医术高明,而且还能够根据情况,本着对患者负责的态度,本着科学与务实的态度,勇敢地挑战医学的未知和极限。

因为父亲颈动脉中的阻塞突然祛除,大脑的血管...(全文共6477字,剩余全文87.13%)

加载中,请稍后

本文由本站作者(用户)上传并发布,小小秘书网仅提供公文交流平台。 文章所有权归作者(用户)所有,如有侵权点此举报反馈,核实后及时删除。 如有文章不完整、夹带广告、段落错乱、内容表述不正确、含有非法内容等其他问题请点此反馈意见。 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