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而不是“有趣至上” 弘扬正确而消费文化观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 “有趣”并不低俗,反而是一个社会得以继续生长和进步所必需的酵母,但资本催生的“有趣至上”则垄断了人们理解和转化日常生活中各色喜怒哀乐的可能,成为一种情感和智力上的专制,随着移动端和网红经济的迅速崛起,一种新型品评大众文艺的标准正在兴起,那就是“有趣至上”,广播电视等现代大众媒介诞生以来,针对普通人势必“娱乐至死”的告诫就不绝于耳,“有趣”基本成为低俗和无聊的同义词,可以说,当人们被手机、网络以及背后涌动的数据流包围时,我们正充分暴露在一种叫作“有趣”的空气中,不难发现,几乎所有文艺样式,在最初出现时往往需要显出某种“有趣”特质,以便引起人们关注,构成后续观察、思考和参与的重要动力,譬如乐府古辞《公无渡河》。

“有趣”并不低俗,反而是一个社会得以继续生长和进步所必需的酵母,但资本催生的“有趣至上”则垄断了人们理解和转化日常生活中各色喜怒哀乐的可能,成为一种情感和智力上的专制。

随着移动端和网红经济的迅速崛起,一种新型品评大众文艺的标准正在兴起,那就是“有趣至上”。在拥挤的地铁车厢内,在人群熙攘的街头,在外卖小哥聚集的商场门口,甚至于在大学课堂上,当越来越多的人依赖手机软件寻找片刻乐趣时,这个标准正变得通行无阻。一方面“有趣”被摆放到了异常醒目的位置,在浏览、点赞和弹幕中显示它巨大的威力,进而成为人们争先恐后、竞相追逐和品评的对象,它对这个社会的实际作用,反倒被忽视而得不到真正讨论和有效定位。另一方面,“有趣至上”的审美原则,也使得传统文化的趣味性得不到应有的重视。

广播电视等现代大众媒介诞生以来,针对普通人势必“娱乐至死”的告诫就不绝于耳,“有趣”基本成为低俗和无聊的同义词。“有趣至上”也被看作文化平庸的新一轮表现。趣味在商业逻辑中迅速膨胀,不仅成为绝大多数现代教育和商业的出发点,也成...(剩余全文70.02%)

加载中,请稍后

本文由本站作者(用户)上传并发布,小小秘书网仅提供公文交流平台。 文章所有权归作者(用户)所有,如有侵权点此举报反馈,核实后及时删除。 如有文章不完整、夹带广告、段落错乱、内容表述不正确、含有非法内容等其他问题请点此反馈意见。 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